相关产品
产品详情

展览序言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里随便已经是一种稀有的生活态度。在建筑师这样一个看起来应该穿西装打领结听交响乐的群体里,穆威、周超、李伟要拉上熊孩子做一个随便的建筑展,很不正经地混在一起玩起建筑民谣。从来与权力密切相关的建筑,需要的是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装严肃。异类的出现,是顺应还是引领了时代的变化

     建筑师早已从传统的伊甸园中被驱逐出来那些代表了人类工程技术最新进展的巨构实际上与建筑师这个职业关联不大。渐渐固化成巨构的一部分,或是在巨构的缝隙里挣扎求存是建筑师生活的未来。

    但文明的骨骼在生长留给建筑师的空间,也和艺术一起长得更大。诗歌、音乐、绘画、雕塑最终会通过建筑凝固下来。从空灵到厚重.建筑师固然已经被复杂的分工体系从凝固厚重的结构工程驱逐出来但作为艺术与技术之间的桥梁如何引领骨骼生长的方向是建筑师这一职业永一匣的责任。

    身在其中甘苦自知。(written by 万谦/穆威

脚注信息